愛尚小說網 > 釣系美人馬甲超級多 > 第584章 番外16 回家
  沈千婳跟傅君衡去公司半日游,交代好所有事情后,不忘跟孩子們也說一聲。

  沈理沒什么意見,他最近在跟一個國外的項目,明天也要出差,根本不會在意爸媽要去做什么。

  沈理和沈可可倒是頗有微詞,不過都被鎮壓了,第二天還被沈千婳拉著來送他們去飛機。

  沈可可小臉都皺成了一團:“爹地媽咪,你們太狠心了,拋下我跟哥哥,還要我們大清早來吃狗糧。”

  “都快十二點了,哪里早?”沈千婳說。

  他們是去旅游,不是趕工,沒必要買太早的飛機,中午這班剛剛好,這會兒上飛機,下飛機的時候還能吃晚餐。

  沈可可嘆息一聲,目送他們離開。

  沈千婳和傅君衡一塊兒上飛機,在空姐的指引下,找到了他們的位置,開始他們五個小時的旅程。

  北市位于北方,現在正是大雪紛飛的季節,他們去的是最南的地方,還沒下飛機,就熱出了一身的汗,不得不脫掉大衣。

  下了飛機,酒店的工作人員負責接他們的行李過去,他們則就近找了家有名的飯店,準備先吃飯。

  沈千婳挽著傅君衡的手,邊看手機:“這家飯店是當地有名的粵菜館,也不知道好不好吃。”

  “試試就知道了。”傅君衡說。

  按照導航,兩人很快找到了飯店,只不過在馬路對面。

  他們安安靜靜站在紅綠燈下,看著倒計時一秒一秒變化,很快成了一抹綠。

  兩人不約而同拉起對方的手,往前走去。

  喧囂的十字路口,兩人擠在人群里,顯得微不足道,無人認識,也無人關注,他們是普通的夫妻,過得生活跟他們都是一樣的。

  走進粵菜館,服務員熱情招待著他們,熟練推銷著店里的招牌菜。

  沈千婳看了眼招牌菜,壓低聲音說:“看樣子這家店不太正宗。”

  她經常到南方出差,去過正宗的粵菜館,招牌菜千篇一律,而這家店沒有一道是她眼熟的。

  負責點菜的服務員似乎是聽到了,左右看了眼,確認沒別的人后,也小聲附和:“的確不正宗,不過味道還是挺好吃的,二位可以點幾個嘗嘗。”

  聽她這么說,沈千婳贊同點點頭:“也是,來都來了,那就按照你說的點吧。”

  她倒是不介意不正宗,但如果味道不好,她是接受不了的。

  都坐了五個小時的飛機了,要是還讓她吃難吃的東西,她真的會發飆。

  傅君衡忍俊不禁:“不好吃回頭把它給買下來,開個如意府分店。”

  沈千婳懶散抬眸,早見慣了傅氏老總的財大氣粗:“你可真有錢,有這個錢還不如請個廚師,直接跟著我們來旅游呢。”

  “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沈千婳豎起大拇指,沒再說什么。

  旅行就是來體會當地的風土人情,還有一些特色美食的,真要請個廚師跟著,那也太沒意思了。

  翌日,沈千婳并沒有按照網絡上的攻略,去一些知名的景點玩,反而帶著傅君衡走在小巷子里,邊逛邊拍,別有風趣。

  兩人平時都忙得很,這次難得有空,也不著急,享受時間才是他們該做的事情。

  沒了公務繁忙,沒了孩子瑣事,陌生的巷子里,只有兩人的倒影相互依偎。

  兩人逛累了,在一處公園里休息。

  正是周末,公園很是熱鬧,有蹣跚學步的嬰兒,被父母逗弄得哈哈大笑,也有出來遛彎的老人,很是健朗,看到陌生人還會熱情打招呼。

  傅君衡看著不遠處一對夫妻,他們手里還抱著對孩子,應該是雙胞胎,頓時心生羨慕。

  “要是早一點找到你們就好了,可可他們像這么小的時候,是不是也很可愛。”

  沈千婳聞言搖搖頭:“一點都不可愛,三個人湊在一起,整天都像拆家一樣。”

  傅君衡想了想,也是。

  三個孩子早熟,但也不是生下來就這么懂事的,他們肯定也有肆意哭鬧的時候。

  只是辛苦沈千婳,獨自熬過了那段時間。

  傅君衡越想越心疼,攬著她往懷里摟。

  沈千婳順勢靠了過去,安靜看著人來人往。

  她說起了自己的心事:“其實在m國的時候,我想過回國找你的。”

  傅君衡動作一頓:“真的?”

  “當然。”

  沈千婳點點頭。

  在孕晚期,她腹部太大,無法下床行走,整天腰痛得無法忍耐的時候,她想過把傅君衡找來,讓他負責。

  在生完孩子,因為無法適應,每天嚴重睡眠不足,她甚至準備好了訂回國的機票。

  可每一次她想要回來,打開手機查機票的時候,她都被高昂的機票給勸退。

  她不敢用僅剩的余額,來換取一個未知的答案。

  沈千婳害怕失去三個孩子,也害怕三個孩子不被認可,所以她放棄了找傅君衡的想法。

  她想要自己走到頂峰,自己承認自己的孩子。

  孩子不需要男方來承認。

  加上為自己、為父母報仇,沈千婳咬咬牙,堅持了五年,終于走到了她最希望到達的位置。

  這些藏在她心里很久了,她從來沒有跟傅君衡說過。

  傅君衡認真聽著,卻也沒有說什么‘當年如果’之類的話。

  沈千婳的決定,是因為她的不安和害怕。

  她被背叛過一回,險些喪命,她不敢將自己的未來交給當時還很陌生的自己,也是能理解的。

  歸根結底,還是他自己能力不夠,找不到他們。

  要是早一日找到,他一定會用實際行動,好好守護她和孩子,把她的害怕和不安都給擊碎。

  沈千婳是個堅韌不屈的人,但再堅韌不屈的玫瑰,也會長出荊棘,也需要溫室的保護,他希望成為保護她的溫室。

  大概是陽光正好,風和日麗,沈千婳說著說著,靠在傅君衡身上安靜睡著了。

  傅君衡沒有吵醒她,握著她的手,有一搭沒一搭把玩著。

  周末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。

  幾個滑板的少年明明才來一會兒,莫名地就日落了。

  晚風微起,驅散了午后陽光灑落的最后一點溫度,他們裹緊外套,在母親的叫喊聲中匆匆回家。

  烏金西墜,璀璨的路燈取代了最后一抹暖黃。

  沈千婳悠悠轉醒,望著昏暗的天空,一陣恍惚:“天黑了?”

  “嗯,天黑了,我們該回家了。”

  傅君衡站了起來,朝著沈千婳伸手。

  沈千婳把掌心交給了他:“是啊,我們該回家了。”

  夜幕降臨,萬家燈火。

  他們也有獨屬于他們的一盞。

  (全文完)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